钢铁业 应做中国制造业改革的引领者

日期:2018年10月24日 11:01

钢铁业 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在保 障经济体持续稳定的发展过程中,扮演着 举足轻重的角色。回顾中 国经济成长的历史,钢铁业 的发展与贡献不容小觑。它有效 支撑了中国现代工业的发展与进步,更为新 中国成立以来尤其是改革开放40年来国 内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提供了 源源不断的基础性物资保障。

当前,面对内 外经济形势的深刻变化,尤其是 中国经济转入新常态后所产生的新要求,中国钢 铁业启动了新一轮的深层次改革。其中,不仅涉 及钢铁业的产品多样化、产业调 整与升级等传统内容,还包含有市场调整、功能定位、结构优化、产业融合等新举措。

作为中 国制造业的支柱性行业,钢铁业 既是引领中国经济持续发展的中流砥柱,也是中 国经济深化改革的风向标。笔者认为,钢铁业 应做中国制造业改革的引领者。

推进钢 铁业结构调整的动因所在

中国经 济步入新常态意味着中国制造业所处的客观环境已发生实质性改变。内部经 济发展要求的提升与外部竞争环境的加剧,共同诱 发了中国经济的新改革,也为新 改革的有序进行提供了许多积极要素。制造业 改革符合中国经济新常态的必然要求,也是中 国经济寻求高质量发展的客观结果。中国制 造业的改革将综合引入技术进步的因素,同时更 为重视消费需求对制造业提出的新要求,在此基础上,提升制 造业的整体科技水平及生产质量。

钢铁业 的发展与中国的工业化进程之间存在着紧密的关联。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钢 铁业的发展不单纯表现为产量上的简单增长,也反映 出相关技术含量的同步增长,并相应 带动钢铁产品的多样化、精品化发展。应该说,这是中 国钢铁业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发展历程中所取得的重要成绩之一,同时也 为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与质量提升创造了重要的保障条件。

当然,应当直面的问题是,与美国、欧洲国家、日本等发达国家相比,中国钢 铁业的发展水平仍有待提升。主要问 题表现在以下方面。其一,中国钢 铁业的部分技术亟须改进或完善,以适应 新的经济条件及市场竞争;其二,中国钢 铁企业的产业集中度较低,不具备规模效应,这在一 定程度上限制了我国钢铁企业的竞争能力;其三,中国钢 铁业的节能环保水平有待进一步提高。鉴于此,有国内学者指出,“评价钢铁产业的利润,应充分 考虑产业的社会成本,并进行合理扣除;同时在 产业发展战略上,应突出 低成本优势的培育,发展绿 色钢铁和节约型钢铁,提高进 口资源成本控制能力”。当前,中国钢 铁业在持续发展与扩张的过程中,已启动 了结构转型的重要进程,同时,钢铁业 的转型发展也使其成为中国制造业整体结构转型的引领与代表。

中国钢 铁业发展面临新机遇

客观的 经济环境仍是影响中国钢铁业改革进程的主要因素之一。面对不断变化的国内、国际市场态势,中国钢铁业在产能、布局、技术等 各个领域实现了新突破。

第一,严格控 制钢铁产能的增量,提升既 有存量的质量与水平。在对钢 铁业自身产能实施严格控制的同时,各行业 间的协同调整也有效促进了中国钢铁业的转型升级。2018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就明确提出,2018年将再压减钢铁产能3000万吨左右,退出煤炭产能1.5亿吨左右,淘汰、关停不达标的30万千瓦以下煤电机组。

第二,重新规 划并构建中国钢铁业的合理布局。东西部 经济的结构性差异也决定了中国钢铁业东西分布的非均衡格局,随着中 国内外部经济条件发生根本性改变,中国钢 铁业逐步迎来转型发展的重要契机。就目前而言,我国钢 铁业的产能分布呈现出“东强西弱”的显著格局。但凭借“一带一路”倡议带来的发展契机,中国将“扎实推 进全面建设六大经济合作走廊和若干海上重要战略节点”。鉴于此,未来中 国钢铁业的产能布局应更为偏重“一带一路”所涉及 的主要地区及交通沿线地区,同时考虑铁矿石、煤炭等 与钢铁生产直接关联的资源分布等因素,借助特 有的地理优势和便利的运输条件,为我国 西部地区的钢铁业发展创造一定的新竞争优势。此外,产能重 新布局并不意味着单纯地淘汰落后产能,更不能 阻碍钢铁业的正常发展,而需在 综合研究的基础上,做好钢 铁产能在地理空间上的重新布局,实现产能与技术、市场等 要素的最优组合。

第三,加强内外统筹,推进国际合作,为钢铁 业发展注入正能量。就目前而言,“一带一路”倡议、京津冀协同发展、长江经 济带等三大构思搭建了中国经济发展战略的基本框架,也从内 外两个不同角度为中国经济的转型发展与中国钢铁业的改革前行提供了重要的动力保证。值得关注的是,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建设的优先领域。我国将 加强与沿线国家及地区在交通基础设施、能源基 础设施互联互通方面的合作,并共同 推进跨境光缆等通信干线网络建设。有鉴于此,中国钢 铁业将全程参与“一带一路”倡议的 落实及互联互通相关工程的建设,在发展 的过程中寻求新的市场机遇与功能定位。除“一带一路”倡议之外,国际产 能合作的发展规划也将为中国钢铁业的转型发展带来新的外部机遇。实际上,国际产 能合作业已与包括钢铁业在内的国内制造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同时,也为中国制造业整体“走出去”塑造了 一个全新的理念与积极的形象。2015516日国务院发布《关于推 进国际产能和装备制造合作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立足国内优势,推动钢铁、有色金 属行业对外产能合作”。这样一来,中国钢 铁业的对外合作再度被拔高至国家战略规划层面,并为引 领中国对外产能合作树立标杆。

第四,积极导入新技术理念,有效整 合钢铁业的软硬性资源。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钢 铁业在硬件设施上不断努力、砥砺前行,逐步缩 小了与西方发达钢铁制造业之间的巨大差距,个别领 域甚至已经超越了西方发达钢铁制造业的发展水平,取得了 令人瞩目的优异成绩。但与硬 件设施的长足进步相比,中国钢 铁业软性条件的改善却不够理想,部分落 后的发展理念与竞争条件甚至严重阻碍了中国钢铁业的整体性改革。为此,国务院提出了“互联网+”的新概念,并鼓励 钢铁等行业企业,大力组 建并发展行业电子商务平台,以优化采购、分销体系,提升企业经营效率。对中国钢铁业而言,“互联网+”概念的普及推广,加剧了 国内钢铁市场竞争环境的演变,更颠覆了“供方主动、求方被动”的传统市场格局,并促使其转变为“求方主动、供方被动”的新市场态势。当然,这一变 局的发生有利于中国钢铁业在供方与求方之间建立起更为紧密的联系,缩短供 求之间的实际距离,同时促 使更多的钢铁企业从“由供定求”向“以求定供”的新模式转变。

新常态 下钢铁业改革新特点

通过分 析钢铁业的发展现状及改革前景,我们可以更为直观、更为具 体地把握新常态背景下制造业改革的鲜明特点。

第一,特殊的时代背景。不同于 过去改革发生的时代,制造业 的此轮改革是中国经济进入新常态条件下的积极作为。新常态 对中国经济的结构转型及发展质量等均提出更高要求,并为中 国经济的中长期发展积累正能量。因此,中国制 造业亟须稳步推进结构性改革,以适应 经济新常态所提出的高标准要求,与此同时,更要从 经济新常态所带来的竞争环境中汲取养分,为自身 的改革注入新动能。

第二,明确的战略路径。毋庸置疑,“稳存量、促增量”是此轮 改革实施的基本路径。其中,“稳存量”主要强 调的是保持与国民经济发展水平相匹配的基本产能,在此前提下,对过剩 产能进行适度削减与调整,以保证 国内产能的合理发展。另一方面,“促增量”强调对 新兴产能的开发及利用。尤为重要的是,新产能 的发展必须符合先进生产力的发展要求,更要积 极导入并反映科技进步的具体成果,确保新 兴产能可以有效提升制造业整体的发展水平,为建设“世界制造业强国”打下扎实基础。

第三,领先的技术要求。中国制 造业的此轮改革会更多地引入高技术标准,尤其注 重节能环保标准的制定与实施。中国经 济新常态的发展特征之一是逐步转向低碳经济。由此,为了更 好地适应低碳经济的低耗能、低污染、低排放等“三低”要求,中国制 造业必须逐步摆脱高耗能、高污染、高排放 的粗放型生产模式,同时不 断强化在技术研发与工艺改良等不同生产环节上的努力,提升科 学技术在工业制成品中所占的比重。

基于对 中国制造业改革的总体认识,我们不难发现,中国钢 铁业的改革路径和方式符合制造业整体改革的要求,同时也 在一定程度上表现出特有的个性特征。

其一是 有效削减过剩钢铁产能,推动转型发展。鉴于国 际钢铁需求量减少和国内钢铁产能严重过剩,削减业 内的落后产能就成为极为迫切的任务之一。国内钢 铁产能至少在中短期内将从历史峰值上逐步下跌,并最终 停留在与内外经济需求总量相适应的水平上。与此同时,国家的 政策导向和节约下来的闲余资金等,会更多偏向于西部及“一带一路”沿线,促进相 关地区钢铁业发展,并带动 地区经济协调发展。

其二是“以需定供”的特征愈发显著。由于市 场竞争条件的改变,以及互联网、大数据 等新科技因素的涌入,中国钢 铁业的发展变得更为合理、高效。更为重要的是,这些因 素的导入促使中国钢铁业的竞争模式发生根本性变化,即逐步 摒弃以压低生产价格来创造竞争优势的传统模式,而转向 以积极满足市场需求为主要导向的新兴竞争模式。同时,成本因 素的重要性亦将同步减弱。在此背景下,个性化的钢铁生产,即“以需定供”的钢铁 生产将成为市场主流。

所属类别: 行业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友情链接:    558赢彩---首页欢迎你   极速PK10   然灯彩票  极速PK10   卓易足彩彩票-首页